金骆驼资讯网 > 历史 > 正文

我的9个好朋友,8个已经离婚,还剩1个在强撑,背后教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09:37:26   来源: 延边新闻网    投稿: 书竹

作者 |刘娜图 | ins
来源 | 闲时花开(ID:xsha369)




可可姐导读:

婚姻,不是理论,而是细节。生活,不是书本,而是冷暖。




我在经常接受咨询的微信上,收到一个读者的倾诉:

她是老国企大院里长大的孩子,自幼就有一帮玩得特别好的朋友,有男生也有女生。 原来的老国企,就像一个胶囊社会,小到孩子们买零食的小卖部,大到幼儿园、小学中学和医院,要什么有什么,可谓一应俱全。 所以,大院里的时光,承载了她和朋友们的共同回忆: 「我们这帮同龄的孩子,加上我,总共十六个人,从穿开裆裤流大鼻涕开始一起玩儿,直到十七八岁,有的进厂当了工人,有的考上了大学,有的做了生意,还有的出了国。」 她说,生于一九八五、八六、八七年的这帮发小,如今都已人到中年,飘散在国内外各地,全部到齐,相见一面,确实很难。 今年,因为疫情,让大家都体味到了生命无常和人生短暂。 8月份,在自幼就被称为「孩子王」的那个发小的张罗下,一块儿长大的15个人(另一个被困在了美国),终于凑在一起,到破败不堪的老国企家属院旁的饭店里,聚了一场。
一开始,大家都还有说有笑,谈往事忆当年,后来越喝越高,都原形毕露,不再设防。 有个发小,突然泪流满面地说:「干杯!为我恢复自由身!」 大家一问,才知道,这个女生打了两年离婚官司,终于把渣男前夫赶出了家门。 大家正在唏嘘,另一个也猛灌一口酒: 「没有通知各位,哥们儿去年也离婚了,只是为了孩子,离婚不离家!」 「真的假的?」众人问。 「谁骗人谁是孙子。」那哥们儿说。 她说,这哥们儿话音一落,剩下的那帮人,就像犯罪分子看见同伙交代了实情,不得不投降一样,一个个儿撂了大实话:

「其实我在办离婚手续。」
「我离婚3年了,假装很幸福。」
「我离婚后又再婚,生了二胎,刚满2岁。」
「我结婚第二年就离婚了,因为我不能喜欢异性,抱歉骗了大家这么久……」

说完这些,大家沉默了好一阵儿,面面相觑,然后吆喝着「干杯干杯」,咕咚咕咚喝下去,桌上的几个女生先哭了,女生哭完,男生也哭了,还有几个人头顶头恸哭。
这可真真应了北岛那句: 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,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

给我倾诉的这个女读者,也哭了。 她边哭边想,这离婚的8个人,竟然都来自「10人帮」—— 他们10个,小时候住在前后两栋楼上,玩得最好,关系最铁,如今8个都离婚了。 聚餐结束后,大家分成小组,有的去唱歌,有的去打牌,有的去看老校区。 她小学时的女同桌,非拉着她去厂区旁的水库边儿散步——这个女孩子特别能干,做电子商务,生了一儿一女,如今定居省会。
「我没有大家勇敢。」女同桌看着烟波浩渺的水库,对她说,「你们都觉得我过得挺好的吧,其实,都是假的。我老公5年前就出轨了,我以为自己能原谅他,结果直到现在,我想起这事儿,还想把他杀了……」 她不知怎么安慰女同学,只好拍拍她的后背说:「其实,我的婚姻也一地鸡毛,大家都一样。」 从那次聚餐到现在,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,她说,一想起当天大家喝酒流泪的样子,还有这么多人离婚,她还像做梦一样: 大家都怎么了?
怎么都离婚了呢?
婚姻的意义何在?


钱钟书先生说:
婚姻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
在婚姻这座城里,进进出出,其实一直是人生的常态,所以也不必大惊小怪。
只不过,当这种常态,浓缩到一个人的圈子里,比如像这位女读者的发小圈,或者我们自己的同事圈、朋友圈时,会让人有种「身边人都离婚了」的错觉,然后生出无限感慨。
我接情感热线、做情感专栏10多年,见过不少在爱恨情仇中跋涉的人们,也听了太多分分合合的故事。 我想表达的一种认知是: 结婚和离婚,无所谓好坏,都是一种选择。 而婚姻生活,本质上是我们个人见识、行为、情绪、人格和价值的投射。 因为我们是不同的个体,所以这世上没有任何一套现成的通用法则,保证你在婚姻中,一定不会离婚,或一定能幸福。 但,婚姻中,仍有一些共性的误区,是可以探讨的。 这些误区,就是婚姻中最容易掉进去的坑。
我总结了下面6条,愿你们能避开。


没想清楚就结婚
那你死定了



100个倾诉婚姻不幸的人,90个人在一开始就没想清楚,剩下的10个以为自己想清楚了,事实证明也高估了自己。
「年龄大了,父母催得急,我也没想清楚,就结了婚。」 「失恋了,最爱的人不爱我了,正好遇见他,没多想就结婚了。」 「工作不稳定,也没有房子,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漂泊,特别需要一个伴儿,没有看清他是怎样的人,就稀里糊涂结了婚。」

被人言裹挟,被失恋折磨,被金钱逼迫。 甚至,仅仅是,尊重!(好文),别人都结婚了,那我也结吧。
很多婚姻之所以不幸,在第一步就输定。 不清楚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,看不到牵手的这个人有什么优劣,更不明白这段婚姻的结合,会给今后的人生,带来怎样正反两面的结果。 然后,步入婚姻后,面对一地鸡毛,开始抱怨自己眼瞎,指责对方坏货,真相呢? 真相是:你自己亲手种下了一片荆棘,它怎么可能开出一片百合?!

比离婚冷静期更重要的,是结婚冷静期。 年少时,我们都会看得不够清,不够远,不够明白,但在婚姻这件大事儿上,还是要多给自己一点时间,去问问: 「我喜欢对方什么?对方喜欢我什么?我的缺点和劣势是什么,对方的毛病和问题是什么? 我们生活在一起,这些问题如果扩大,会导致怎样的后果?我能不能承受这些后果,并有能力和信心把它们一点点修成正果?」 问一问自己。 虽然,爱情是奢侈品,但迷迷糊糊的婚姻,一定是消耗品。 不要等自己被掏空了,才明白婚姻是一场因果。



总想改变对方
注定是要失望的



夫妻之间的一切矛盾,归根结底,是权力斗争:

「你爱我的话,就会听我的。」 「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,否则就是看不起我。」 「我认为是对的,你不听就是错。」 「真是够了,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,嫁(娶)你,真是倒八辈子霉了!」 「你如果再犯一次这样错,我就死给你看(或者我就杀了你)!」

但凡种种,都是控制和绑架: 用语言的强势,打击对方,试图让伴侣臣服于我们。
用情感的勒索,恐吓对方,试图让爱人威慑于我们。 只是,我们可以驯服一条狗,但无法驯服一个人,除非他(她)心甘情愿地主动改变。 而一切阳奉阴违的改变,都预示着更大的灾难。

那么,我们为什么总爱控制伴侣呢? 控制,本质是一种自处低下的难堪—— 我们知道自己弱,又不愿承认,就用貌似强势的叫嚣,来遮掩这种难堪。 这种弱,可能是心理上的缺爱,也可能是经济上的无能,还可能是自己内心潜伏太深的焦虑和挫败。 所以,根治弱的办法,并非是改变对方,而是强大自己。 当我们强大了自己,不管是用花衣裳和好食物给自己爱,还是挣很多钱满足安全感,抑或仅仅是学会平和了情绪,不慌不忙地做事,我们都会发现: 伴侣还是那个伴侣,而我们看他忽然顺眼了很多。 为什么? 当我们自己不再兵荒马乱,我们的岁月才能静好平安。 所有关系,都是从我们内心出发,向外延伸的一条线。
而亲密关系这条线,最能照见我们内心是稳妥,还是不安。



爱说宏大理论的人
回家请闭嘴



有一个读者曾问我:「你经常看书写文,会拿书上或写的那一套,要求丈夫和孩子吗?」 我一脸问号?
不要吧,我又不想当神经病,回到家中,我只想当个不让家人讨厌的普通人儿。 婚姻,不是理论,而是细节。生活,不是书本,而是冷暖。 懂得那么多道理,也过不好这一生,就是因为没有切身地投入到家庭角角落落的建设中,以随和平静的心态,看烟火升腾,护橘灯长明。 一个动不动就和家人谈这主义那理论的人,是非常不讨人喜欢的。 因为,家最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,不是学术论坛,更不是谁赢了谁就光荣。



和爱说宏大理论的人,一样让人讨厌的,还有特别爱说远大理想的人: 「我要创业,我要投资,我要当老板,我要挣大钱,我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。」 然后,大话都说了,理想都落空了,家里连房贷都还不上了,那个讨厌的家伙还在一屁股债中做着“我要发大财”的千秋大梦。 等被债主踹醒,他(她)还揉着惺忪的眼睛:「我有什么错,都是上天待我太薄!」 其实,不是上天待他薄,而是他从来没想过对家人负责。 踏实,靠谱,不装腔作势,不好高骛远,不攀比虚荣,不卖弄才华,不天天把好脸色都给外人,臭脾气都给家人,不做黄粱一梦而负起责任让家人夜夜好梦。 这,就是最好的伴侣。



爱诋毁伴侣的人
都在诅咒自己



结婚20年的一个姐姐,和我分享自己的幸福秘诀,只说了一条: 「像维护自己一样,维护伴侣。」 她说,她从来不袒护孩子,但特别袒护丈夫: 自己的父亲母亲、兄弟姐妹,无论是谁在背后偷偷说丈夫的坏话,她都要第一时间站出来替丈夫辩护。 更不要说,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。 就因为这,她还和爱笑话别人的亲哥哥大吵了一架,从此后,家族里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丈夫。 也正因为她这,她婆家人也从不敢难为她:因为感受到她的在乎,丈夫也像她一样「护犊子」。


夫妻关系>亲子关系>原生家庭>其他人际关系。
这是每个已婚人士都要知道的排序。 夫妻关系永远是第一位的,因为它是你们小家的定海神针,也藏着你这一生的转运秘籍: 父母会老去消逝,孩子会成家立业,兄弟姊妹最后都各自为家。 惟有身边这个不够完美的爱人,才会陪你走完一生。



你所有的忍辱负重
都在给自己找病

我曾写过一篇文说: 「中国女性最重的病,就是忍辱负重。」 从婆家的家长里短,到娘家的大小事务,从孩子的作业学习,到家中的装修家务,都是你一个人干。 时间长了,你不是身体出问题,就是情绪生大病。
更要命的,是另一种女性:
大小事儿都让她干了,干完后她又指责男人什么也不干。
结果,活儿也干了,恶人也当了,家里还整天鸡犬不宁。 好女人,要学会坚定不移地甩包袱——这个理论同样适应于被压榨的男性。


坚定而温和地用言语和行动,告诉你的伴侣: 这个家不是你一个人的,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,所有大小麻烦都不是你一个人的,他必须分担。 这分担,可以是金钱上的投入——雇人来做,也可以是他自己接手,分工合作。
当然,你也要给对方时间和耐心,让他从零开始学,从不会做到慢慢会做,在鼓励和肯定中,让他担起该负的职责。 要知道,这个时代的女性,最大困境,并非家庭和事业兼顾,而是自己活成了一只队伍,而队友懒得像猪。 婚姻中,忍辱负重不是美德。
不懂得深爱自己的人,本质上也没法很好地爱家人,因为她内心有着太多苦,能量也是停滞的。
别当这样的人。



怎么样都是可以的
但你要对自己的情绪负责



除了从婚姻生活的细节处,生出的苔藓般的琐碎问题,婚姻中还会面对一些毒瘤样的症状:

「他频繁出轨,我要不要离婚?」 「他家暴了我,我要不要离开他?」 「他赌博上瘾,输掉了100多万,我能不能离开他?」 「她贪慕虚荣,借下了很多网贷,我能不能丢下她不管?」

恕我直言,这些问题,都不是一句「能」或「不能」来的。 它们背后,是能力的彰显:赚钱力,诀别力,和选择力。 这三种能力,综合为离婚力。 你有钱,够狠心,选择后,不管今后过得好坏,都不会后悔,那还?嗦什么?保存证据,聘请律师,运用法律,打响这离婚保卫战。 你没钱,性格软弱,做事瞻前顾后,一边抱怨人渣一边想念他的好,一边说离婚一边又暖床,一边说坚决离开一边又觉得离婚了更不幸,那还离什么婚? 在能力面前,一切愿望都不值得一提,包括离婚。
越智慧的人,越不劝别人结婚,也不劝别人离婚,因为这里面除了缘分和时运,归根结蒂,是一种能力。 话又说回来:有能力的人,毕竟是少数的。大多数人,不得不隐忍地活着。 但是,那些长夜痛哭的人,被婚姻气出病患的人,因婚姻而自伤和伤人的人,也在用事实诉说: 夫妻之间,我们可以不把那些出轨的、家暴的、沾染恶习的伴侣的过错,揽到自己身上。
但我们最难过的一关,是因为他们的这些恶行,对我们心理和精神的挑战。 所以,心理学上有句话说: 你不必为别人的行为负责,但你要为别人的行为给你带来的糟糕情绪负责。 怎么才算对我们情绪负责? 看见它的眼泪和委屈,倾听它的心声和诉说,明白它的来处和去处,懂得它的呐喊和呼吁,安放它的恐慌和不安。 然后,跟着它的指引,做出内心深处那个忠实于自己的选择: 离开,还是留下? 断舍,还是忍耐? 活成别人的期待,还是活出自己的热爱? 钻进完美的套子里,还是走在醉人的风花中?
选择一条,踏入其中,并不再留恋另一条路上的风景,这就是最好的人生。



文章的最后,很想和所有亲爱的朋友们,分享一个我和好朋友的对话。 她离婚了,如今一个人独自坚强着。 「你后悔离婚吗?」 「不后悔。但如果再选择一次,我不会再离婚,而是从一开始,就保持足够的独立和清醒。 关于爱和性,关于钱和家,关于婚姻和人生,关于残缺和完整,关于自爱和深情。」 谨以此文,献给所有婚恋中的人们。
这不是一篇轻松的文字,感谢你们看到最后。 点个 “在看” ,愿你们在爱和被爱中,拥有成熟的人格,拥抱幸福的人生。


-END-

作者: 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。闲时花开(ID:xsha369)。可读经授权发布本文,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

你若喜欢,点个“在看”

上一篇:这里4月要下暴雪,华北黄淮也“飘雪”,入夏的华南要
下一篇:天津与华为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李鸿忠廖国勋与郭平
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